字母圈社交交友

现实与圈子的过招

多数人在二三十岁就死了

他们变成自己的影子

往后的生命只是在不断的重复自己

01

老张带着我刚从国内到达出口出来,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起来。满脸胡茬、眼睛布满血丝,头发乱糟糟一窝,好像刚从柬埔寨跑命回来的劳工。

向来傻乐傻乐的他,此时眉毛缩成一团,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难以承受的大事,他绝对不会瘦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酒吧倒闭了,但赔的是我的钱,理论上这个没心没肺的人不能这么难过啊。

我问他:你怎么了?

他让我快点,赶快飞回去。

我特么一下愣了,咱刚从A市飞到B市,你现在又要带着我从B市飞回A市,你见过谁闲得没事坐着飞机来回溜达么?

他没给我任何解释,就告诉我陪他再疯最后一次,然后一把抢走了我的身份证,办票、过闸,重新坐上刚刚下来的飞机,就连刚刚给我们递毯子的空姐重新看到我俩都一愣,我估计她从业这么多年,都没有看见过如此可疑的人员。

人活一辈子,总能认识这么几个王八蛋:和你说话不耐烦,和你吃饭不买单,打电话不分时间场合,去你家里打开冰箱随便乱翻。在其他人面前西装革履,但就在你面前没脸没皮。

但是也刚好,当你出事的时候,第一个冲上来维护你的时候,就是这种王八蛋。

你失业他陪你喝酒骂街,你失恋他陪你熬夜抽烟,你缺钱他雪中送炭,你打架的时候不用说话,他自然撸起袖子站在你的身后。

川航的小姐姐就是好看,发呆间,刚才那位空乘过来礼貌的问我:还需要毛毯么?

老张缩成一团的眉毛突然散开了,死死的盯着人家空姐,嘴角还好像突然咧出了一种…….欣慰的笑?好像那种明明大厦已经倒塌,但还是会对未来充满期望而强行扭出的欣慰的笑。

我转头看着他愣了几秒,这货是单身太久没见过女人么?尴尬死我了。

//////////

空姐好像也察觉出了不对劲,轻声问我:他还好么?

没什么不好,一会儿飞机落地找个精神病院直接拉走就好了。

空姐转身走了之后,还突然停了下来,回头冲我们点头微笑,等到空姐再次转头继续向前走之后,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阵阵大笑。

我一扭头,心一下揪了起来!

老张,老张,你怎么了?

老张在笑,声音从有到无,但是笑容没停,无法描述这种表情,比刚刚的那种“欣慰”刚让人难以理解,不是难过、不是苦笑,也不是开心,更不是幸福,但是笑着笑着,他的脸上好像恢复了神气,刚刚的那些憔悴、愁容都一扫不见。

我说:你在这和我玩川剧变脸呢?

他说:别担心,我马上就好了。

//////////

他用手捏了捏脸,强行来了一波表情管理,然后突然像了个人一样感谢我陪他出来散心,说多亏了我,马上他就扛过去了。

这一天我一脸懵逼,什么都不知道就让他带着我跑来跑去。

我问他到底怎么了?

老张拉下遮光板,他说:我说,我都说。

02

这是一场爱情,两个逐梦人被打碎的爱情。

半年前,我和老张一起开的酒吧开业,与其说是一起开,不如说他把我灌醉,然后在我这里骗走了6位数的钱作为启动资金,我就被强行成了他的酒吧合伙人。

对,他自己开不了酒吧也买不了房,他老家是农村的,身后什么都没有,只有每个月那七八千的工资。

酒吧共有两层,一层是一间民谣酒吧,墙壁是极品毛竹,地板是清水金刚砂混凝土,桌子是千里迢迢运过来的废弃猪槽船,吧台是整棵巨树刨成的原木板。

地下一层平时对外不开放,中间是一个不高的“舞台”,舞台上方吊着5个吊环,四周都是席地而坐的小酒桌,以方便大家能一边坐在地上小酌,一边欣赏绳艺表演。

老张算是个绳师,玩了几年字母圈,我知道的他玩的基本都是穿着衣服的游戏,除了绳子之外其他的项目都没玩过,也没有过固定的m。他之前的职业还是一个建筑设计院的设计师,虽然薪资平平,但多少也参与了不少建筑设计,这个行业是熬资历的,年纪越多越赚钱,“设计师”三个字说来就洋气,也算是未来可期,但是他想要辞职开酒吧,一间民谣题的绳艺酒吧。

他当时喝醉了对我说:我这辈子靠打工永远不能翻盘,如果我想过的像你一样,就得自己做点什么。

他还说:我不想一辈子都在那画图纸,和大多数人一样死在自己的二三十岁,然后成自己曾经的影子,往后的生命就只是在不断的重复自己。

当时几乎身边所有的人都反对他辞职开酒吧,支持他的人只有两个,一个是我,另一个叫棋棋。

我能出钱,棋棋还能唱歌当绳模,棋棋也对老张说过,空姐这个工作就是年轻饭,她也想给自己找一个退路。

棋棋开始是他的绳模,后来成为她的m,再后来成了他的女朋友。

棋棋曾经说:如果不能和自己的主在一起,后半生没有任何意义。

她和老张的想法都一样,向往自由,老张的理想就是创业,靠自己翻盘,不想过一眼就能望到头的生活;棋棋的理想就是把圈子揉进爱情,让未来的每一天都有意义。

老张还喜欢写诗,棋棋喜欢唱歌,老张和棋棋刚认识的时候就给棋棋写过:

或许你在学习如何驾驶UFO时

在化妆成为一只美丽的水鬼时

在和古老的术士探讨入梦的技巧时

亦或是在思念另外一个人时

我都在想你

你的出现如同北斗

闪耀在我的整个人生

当棋棋决定和老张在一起的时候,别说再送棋棋一首诗,就连一篇5000字的主m契约,都是老张一个字一个字扣出来的。

老张在契约里面写:

我要的是你的整个灵魂

连同它的怪癖、小脾气

忽明忽暗

哪怕有一千八百种

它可以真的讨人厌

但我也是真的喜欢

棋棋每次看到老张写的诗,都会吧嗒吧嗒的眨着眼睛,然后字字珠玑的读出来,偶尔有感觉了,还会稍微改改词,直接唱出来。

棋棋其实唱的也还好,达不到歌手的级别,但是棋棋的声音好听,老张说他听多久都不会厌,还说从他认识棋棋开始,他写诗就只有一个目的:为了让他平淡的文字变成声音。

棋棋全力支持老张的梦想,虽然每天很忙,飞来飞去,但是即便再忙,也会和老张煲电话粥,给老张出谋划策,有空的时候甚至会过来和老张一起搬砖、贴瓷砖,他们要亲手装修出这间酒吧。

然后老张改词,棋棋练歌,想要等到酒吧开业的时候,作为第一个在台上唱歌的人,唱出老张写下的梦想。然后让现场所有的人,男人穿西装出席,女人穿礼服出席,老张准备在棋棋唱完歌之后,直接在现场向棋棋求婚。

老张算是捡了个漏,没钱没背景,在这个城市里连个房子都没有,别说找空姐,这样的人我原以为找m都费劲。但偏偏棋棋是个m,而老张又算是个s,还是棋棋喜欢的绳师,在圈子里即便并不出类拔萃,但至少也是一个正经的上位者,找一个上位者又不是相亲,聊什么车子房子。

但是问题也在这,老张原本钻戒都卖好了,事情却夭折了。

03

棋棋的父母都在体制内,也都是干部,当棋棋第一次开心的和他们分享自己的男朋友准备裸辞开酒吧、准备改变一下老张在她父母心中的印象的时候,他们就第一个反对。

他们把老张叫到了家,对老张说:我不知道你和棋棋是怎么认识的,也许是因为你之前是个建筑师,年轻有为,很不错。而且马上就是个酒吧老板了,也很不错。

酒吧好好开,一心放在事业上,你和棋棋就算了吧。

这是老张第一次和棋棋的父母见面,面对一桌子的菜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如梗在喉。

他们劝老张:你都30多了,应该求稳定,那么有前途的事业为什么不去用心,非要开酒吧,玩酒吧的人有几个赚钱的?还是一间那么小的酒吧。

他们不知道酒吧还有地下的那层,虽然就算加上地下一层酒吧也不大。

老张呆呆的看着他们的嘴一张一合: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,你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,老早我们就并不看好,棋棋是什么家庭,什么工作?她在头等舱每天接触的都是人上人,她就是飞在天上的白天鹅。

他们还说:我们不是不懂爱情,但是我们更懂生活。

字母圈的女生胆子都大,棋棋主动想到了一个办法,生米煮成熟饭。棋棋怀孕两个月的时候,她和老张胸有成竹,女方父母这边问题不大,可以慢慢化解,先去见老张的父母。

坐飞机、转高铁然后坐客车,长途跋涉,但棋棋不累。

老张的家里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,听说老张在城里带回了儿媳妇,别提多高兴。舅舅做了一桌子的菜,就等老张和棋棋在老张家里休息一会儿,然后过来吃饭。

一桌13个菜,冒着热气,这是一般农村只有过年才有的大席。一家人其乐融融席地而坐,等到的却是老张的一个电话。

“棋棋回去了。”

就在刚才,棋棋接了一个电话,她的父母没给棋棋任何解释的时间:不管你现在在哪,在干什么,必须马上回来,孩子打掉,否则我们断绝父女关系。

老张和原本热热闹闹的一家人吃完了那顿饭,一句话都没说。

事情还要解决,坐客车、转高铁然后坐飞机,老张的妈妈一路强撑。

这应该是老张的妈妈第一次被人如此当面数落,还是在老张面前。

老张的妈妈年轻的时候爱玩,虽然是在农村,经常去舞厅喝酒跳舞、麻将厅抽着烟打麻将,对,就是《漠河舞厅》里的那种舞厅。这么多年几乎什么工作都没做过,全指着老张沉默寡言的父亲每个月出着大力,赚出那点微薄的收入,但是这远远不够。

老张上学的时候要学费,还要生活费,上大学的时候一个月就800,我们一起出去喝酒的时候几乎就没让他掏过钱,我没钱的时候他还会把他的钱分给我。但是即便如此,他妈妈还是每天花枝招展,出去花天酒地,反正花的都是其他男人的钱,自己需要用钱了,就和其他男人要。

所以老张今年32岁,但是家里一点存款都没有。

棋棋的妈妈亲口说:不怪我不把女儿嫁到你家,别说在这买一套房子,我现在要是和你们要10万的彩礼,你们能拿出来么?

老张妈妈的意思是借,我们可以借,就是砸锅卖铁,也要凑够一个房子的首付。

“那接下来呢,让棋棋和你们家一起还债么?”

老张的母亲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母亲的,这么多年,连10万块都攒不到,虽然说是,你们一直在农村生活,但现在农村赚的也不比城里人少,这么多年你们为孩子考虑过么?如此不负责人的父母,我不可能让我女儿嫁过去。”

一起从老张和老张的母亲从她家里出来的,还有大包小包从老家带来的山野菜、木耳榛子、人参灵芝。

老张和母亲从棋棋家走后,老张把母亲送上了飞机,一个人在机场外面看着飞机飞来飞去,想了很久,然后老张给棋棋打了个电话,棋棋在电话那头开心的嚷嚷:咱们下个月就要开业了,一想到我可以在台上唱你写的歌,我就好开心。

老张问棋棋:棋棋,如果我把酒吧关了,从此不做绳师、不写文字,你会怎么看我?

棋棋说:没有勇气追求理想的男人,我才不要。

棋棋顿了一下:你又去见我父母了?

老张刚刚给了棋棋父母一个分手的承诺,棋棋知道后,要回家继续和父母沟通,但是连续3天的时间,棋棋都没有联系老张。

没有办法,门不当户不对,老张算是在字母圈里抄了条捷径,棋棋愿意和他白手起价、吃苦受累,但是老张现在不想。

04

酒吧开业那天,其实棋棋来了,也穿着白色的礼服,但是现场包括我在内,没人认识她,没有人知道她是差点成为老板娘的人。

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,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满脸微笑。

老张去敬了一杯酒,塞给她一个U盘。U盘里都是他们以前拍过的绳艺照片,还有老张为她写得诗。但是最后一首并没有放进去。

“这首诗是写给她的么?”

“是”

“那她看到了么?”

老张说:我什么都没有,我特么都不如癞蛤蟆,人家起码还有一口井,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知道,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更差劲的人。

棋棋喝完那杯酒之后就走了,现场所有人都不知道那天为什么没有原定的开业仪式、为什么没有烟花、为什么没有歌手在台上唱歌。所有人都西装革履,但也只是在现场端着酒杯彼此寒暄。

也没人知道,老张为什么连自己的开业都没坚持到最后,就醉倒了。

4个月的时间,老张瘦了十几斤,酒吧也关了门,难过,但是无法言说。终于前几天,他得知了棋棋重新谈恋爱的消息,是父母安排的。

也算是如释重负,但紧接着的,是翻天覆地的难过。

“曾经靠在我怀里的那个女人,要靠在别人怀里了。”

“这个男人,永远也给不了我许给她的未来,棋棋的理想和我的理想一起被揉成一团,然后打碎。”

猛地一下颠簸,飞机终于落地了。

//////////

我和老张说:我们再去见她最后一面。

怪不得他要拽着我,他怕自己挺不住,然后往我身上靠。

他整理了整理衣服,起身向外走,在机舱口处,老张停了一下,侧头轻声对刚才那个小空姐说:

“祝你幸福。再见,棋棋。”

那个小空姐一下红了眼圈。

她轻轻点了点头,然后礼貌的微笑了一下。

现实与圈子的过招

点击 ➡️ 加入告解室 ⬅️
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
  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告解室 » 现实与圈子的过招

评论 2

  1. #1

    写的真的好啊

    匿名5个月前 (10-10)回复
  2. #2

    是真实的故事吗?

    匿名5个月前 (10-10)回复